水户2022:楔子

左羽 2022年05月03日 170次浏览

寒冬里的水户市不像北方城市有暖气,又紧邻着海,湿气较重,湿气遇冷凝结成小水珠,这些小水珠极易粘到皮肤上,接着会蒸发带走身体的热度。

1月28日夜间,李逸早早关了灯钻进被窝暖和,窗外便此起彼伏一声声响起呼喊。

“下雪了!”

李逸起身拉开窗帘,雪花鹅毛般从漆黑的天空飘落下来。他急匆匆地打开窗户,伸出一只手掌接着纷纷飘下的雪花,不断有几声惊喜的声音在不同的几处同时响起,传进他空荡荡的房间。

李逸望着上空,两眼闪着光——水户市已经16年没下过如此的大雪了!

他走出自己房间,黑暗中摸进另一间小卧室。一个憔悴单薄的身影倚在窗台,寒风伴随着一阵阵喧哗顺着打开的窗缝钻进屋子里,吵的窗帘来回舞动,李逸轻声道:“妈,怎么不开灯?下雪了。”

那身影默不作声,倚在窗台一动不动。自从2年前丈夫李文去世后,谢芸桦便睡在这间小卧室。李逸打开了房间的灯,走近窗台,再一次轻声道:“妈,怎么开着窗户还穿的这么单薄,别着了凉。”

李逸走过扶着谢芸桦坐在床上,转身关上了窗户,刹那间屋子清净了不少,却充满了沉默。李逸坐在一旁盯着母亲,谢芸桦悄悄抹着脸上的泪水。

过去2年了,不晓得这是一场天灾,还是一场人祸;亦或是一场由人祸酿成的天灾,亦或是一场由天灾导致的人祸。

水户2022

李文生前是名医生,任职于水户市中心医院,与谢芸桦夫妻恩爱,膝下一子已成年。

2年前,水户市中心医院陆续收到诊所转移来的“类SARS”患者,这些患者都在宜农海鲜市场工作。李文对几份检测报告分析后,皆显示病人对SARS冠状病毒等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——这证明出现了SARS冠状病毒,确定可人传人!随后,他在家庭和同学群内发布“宜农海鲜市场存在SARS冠状病毒,可人传人,大家外出佩戴口罩,注意防护”的消息,同时他还嘱咐不要将该消息外传。可是这条消息很快被散布了出去,瞬间人尽皆知。

很快,李文以“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”而被水户市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训诫。对此,李文坚称自己作为一名医护人员,不会捏造事实,自己说的是真话。公安对他提出严厉警告,训诫他如果不听从,继续从事违法活动,将会受到法律制裁,并要求签署训诫书。及后,李文在社交媒体一再强调自己没有捏造事实,并上传有关训诫书,又提及他被公安传唤的经过。

水户市警方以“继续从事违法活动”为由对李文进行刑事拘留10日。拘留结束后,水户市中心医院安排李文在医院一线工作,为防止群众因“谣言”而恐慌,只允许呼吸科和ICU的医护人员佩戴口罩,其他科室禁止佩戴口罩。没过多久,李文和同事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,随后病情变得严重。

随着感染病例增多,亚国政府初步判定病原体为“COVID-19”,具有传染性。谢芸桦向水户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但迟迟得不到任何回复。

官方判定病原体为“COVID-19”后,李文和同事开始在呼吸与重症医学科监护室接受隔离治疗,虽然有呼吸困难症状,但此时他仍希望迅速痊愈后投入疫情救治一线。一周后,李文的病情开始恶化,病症为胸闷,喘不过气,血氧饱和度只有85,被推进抢救室。

2020年2月7日,李文因“COVID-19”病毒病情恶化及致心跳停止。

面对群众的愤怒,水户市人民法院出面发言内容:“如果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的确可以认定,鉴于COVID-19不是SARS,说水户市出现了SARS,属于编造不实信息,且该信息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混乱,符合法律规定的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,给予其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,有其正当性。但是,事实证明尽管COVID-19并不是SARS,但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。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‘谣言’,并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、严格消毒、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,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COVID-19,可能是一件幸事。在此建议,执法机关面对虚假信息,应充分考虑信息发布者、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,及其对事物的认知能力。只要信息基本属实,主观上并无恶意,行为客观上未造成严重危害,对这样的‘虚假信息’理应保持宽容态度。”

随后,亚国为控制“COVID-19”进一步向境外扩散,作为当时疫情的“震央”,亚国最高政府接管水户市,开始严格的“封城”管控,期间当地公共交通全部停运,出入城的人员流动也被掐断。随着疫情的发展,水户市进一步加强“封城”措施,对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,无特殊情况下居民不得外出。这次极端措施让亚国在与“COVID-19”疫情的较量中赢得了主动,这座有着3000多万人口的城市在90天的封锁过程中,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截止到解除“封城”,累计10万人感染,5000人死亡。

这波与“COVID-19”危机告一段落后,人们悼念李文医生,称李文医生是这次“COVID-19”疫情的吹哨者;要求水户市政府为李文医生正名道歉,感谢李文医生发出的最早哨音,并承认哨音未能继续传播导致的巨大社会代价,反思发出警报没有立即受到重视反而被训诫的社会样本。水户市政府义正言辞:“用‘吹哨者’形容李文是给他贴上政治化标签,居心不良,目的是分裂亚国民意。李文深爱他的祖国,他若有知,一定不会允许有人借他的名义来伤害他的祖国,他们是亚国人民心目中的英雄,会被亚国人民哀悼和怀念。”

半年后,水户市举行了抗击“COVID-19”疫情表彰大会,水户市委书记给众多抗疫医护工作人员颁奖,但大会并未提及李文医生。随后,水户市政府制作抗疫纪录片《众志抗疫》里,第一集就回顾“COVID-19”的源头时,也未有提及李文。

水户市在修改历史。

这2年来,伴随着媒体不断推送的资讯,大众的注意力被来回拉扯,渐渐忘记了李文医生,忘记了水户市在李文医生一事中的作为。只有谢芸桦和在“COVID-19”病毒死者家属还记得这些惨痛。谢芸桦一次又一次向水户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法院大门上的天秤图腾一次又一次将她挡在门外;谢芸桦要求当初拘留李文的派出所给出说法,派出所拿“冲击国家机关罪”屡次对她给出警告,甚至有几次因为谢芸桦在社交媒体上希望大众回忆起李文医生,派出所曾以“煽动罪”传唤和训诫;谢芸桦来到水户市中心医院,医院总是安排几名护士安抚她的情绪,还追认李文医生为优秀员工,她便不再去医院讨说法了。

李逸坐在一旁盯着母亲,谢芸桦脸上挂着泪水:“如果你爸爸还在,就能和我们一起看这场大雪了”。

李逸开口道:“妈,把这件事儿放下吧,改变不了什么的。”

谢芸桦听闻这话,眼泪如同一个个饱受委屈的叛逆期孩子,不断地逃出压抑。忍不住哭出了声音:“是啊,改变不了什么,可我就是觉得你爸爸好冤,我该怎么办。”

李逸雕像般地坐在床边死盯着窗外。

一片片鹅毛大雪缓缓落在大地上。在这场16年以来最大的雪中,水户市沸腾起来了,在雪光的映射下,黑夜不再如往常那般死气沉沉。阴云后的那株月亮,冷冷地望着传出喧哗声的每个屋顶。此刻不见星光的水户市,一场厄运即将暗流汹涌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