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羽 1 年前

发生了的事情就不必相信了,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才需要我们去相信。

左羽 1 年前

程序员、网络工程师、数据库管理员这类人构成了 IT 共和国的主体,这个阶层是十九世纪的产业大军在二十一世纪的再现,只不过劳作的部分由肢体变成大脑,繁重程度却有增无减。在渺如烟海的程序代码和迷宫般的网络软硬件中,他们如二百多年前的码头搬运工般背起重负,如妓女般彻夜赶工。信息技术的发展一日千里,除了部分爬到管理层的幸运儿,其他人的知识和技能很快过时,新的 IT 专业毕业生如饥饿的白蚁般成群涌来,老的人(其实不老,大多三十出头)被挤到一边,被代替和抛弃。
劳作的成果被装入雇主口袋,但由于劳作繁重且报酬相对丰厚,他们大都无心旁骛和安于现状——直到被更加廉价、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替代和抛弃,但一部分新来者没有丝毫得意,这也是他们中大多数人不算遥远的前景…… 这个阶层被称为技术无产阶级。

左羽 2 年前

放任自流,是对自由的最大误解,也是最大的伤害。

左羽 2 年前

但你就算没有火箭,也仍然想去摘那颗星星。
因为星空美丽,正是这种看一眼就激动不已的幸福感,能让你甘心接受摘星星的不容易。

左羽 2 年前

世上有三种人,即上等人、中等人、下等人。

这三种人的目标是完全不可调和的。

上等人的目标是要保持他们的地位。

中等人的目标是要同高等人交换地位。

下等人的特点始终是,他们劳苦之余无暇旁顾,偶尔才顾到日常生活以外的事情。

左羽 2 年前

让我们陷入困境的不是无知,而是看似正确的谬误判断。

左羽 2 年前

当一个人去追求生活的必需品的时候,
他往往是勤奋和勇敢的;
当一个人去追求生活的消费品的时候,
他往往变得懒惰和温和;
当一个人去追求生活的奢侈品的时候,
他往往变得软弱;
一个人的奢侈品越多,就越愿意用剩余财富,而不是以他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守卫其财富。

左羽 2 年前

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,而普通人的竞争对手,就是普通人,普通人之间的竞争方式,就是最简单的竞争方式,谁能坚持,谁的努力程度更高,谁就能超过竞争对手。

左羽 2 年前

用勇气去改变能够改变的,用胸怀去接受不能改变的,用智慧去区分二者。

左羽 2 年前

什么叫失败?也许可以说,人去做一件事情,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,这就是失败。

但是,那些与命运斗争的人,那些做接近自己限度的斗争的人,却天生地接近这种失败。一个常常在进行着接近自己限度的斗争的人总是会常常失败的,一个想探索自然奥秘的人也常常会失败,一个想改革社会的人更是会常常失败。只有那些安于自己限度之内的生活的人才总是“胜利”,这种“胜利者”之所以常胜不败,只是因为他的对手是早已降伏的,或者说,他根本没有投入斗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