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这一代

左羽 2022年01月17日 214次浏览

这是被隔离的第几天我也不晓得了,整个人已经渐入虚空,这篇文章会比较混乱。

我的床正对着窗台,由于实在无事可做,背靠床榻瞅着窗外发呆,就这样坐着,直到天色漆黑。

后来才恍然,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。

因为当你这么做的时候,有一种消沉的力量使人不由自主地融入其中。在一点一点变黑的天色中,先是慌了神,然后释然,当自己与周围的一切一并消融在这黑暗中,成为夜的一部分,心神儿就被溶解了。

回过神儿之后,会对什么都心不在焉。在天一点一点黑下来的时刻,一切都无关紧要,整个人游离于现实之外。

黄昏

我觉得人生毫无意义,觉得所谓的精神与痕迹渺小的不值一提,觉得如今的一切终将被时间吞没。

生命来到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,不存在恩赐之说;但是,那也得活下去,即使这一切毫无意义——因为这个世界上肯定有一些能让自己嗨起来的东西,如果暂时没有,那就去寻找。

于是,我开始思考,人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?

我始终坚信,人活着就是一种生命的体验,除此之外的任何说法都是预谋。

我们这一代,目前看来是会被历史遗忘的一代——从出生至今,未经历任何历史,因为这二十多年来可以言说的事情实在太少。这二十多年来的科技本质上依然在啃食着前三次工业革命的残渣,每一个事物的诞生都会高呼工业革命,到头来其诞生的意义不过是那些自认为前沿的口嗨;至于世界格局,翻开历史书就会发现,不论某个时代是不是“世界前所未有大变局”,每个时代都是“世界前所未有大变局”。

不过有一说一,在科研方面,当代的生物化学,是真正的在进步。

我们这一代,是最无知的一代——得益于时代的和谐、教育水平的发展和信息技术的普及。出生在教育水平发达的时代,教育之初就打足了服从的地基,使得后续的所有认知都建立在这个地基之上,大量信息不断的占据大脑精力。和谐的环境无法产出能够冲击已有认知的信息,大多数人的认知往往是空中楼阁,因为和谐的代价是服从,世界的本质是不和谐的。

说到这里,我想谈谈我所认知的世界:

“这个世界,甚至宇宙,其本质是混沌。所谓的秩序只是混沌中的一种状态,这种状态持续性的由摧毁维护着。而人类社会的本质依然是混沌,与凶猛的动物社会并无二差,其区别也只是人类自以为的区别;如今人类社会的所谓秩序,其本质仍然是混沌的一种状态,这种状态持续性的由恐惧维护着。”

我们这一代,是经济发展的牺牲品——“拨乱反正”被称为拨乱反正,能捉老鼠的都是对庄稼有益的。资本依附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,并费尽心思的勾引欲望,打造无解的压榨闭环;而我们依然被迫歌颂着生活的安康,赞美盛世的温饱。我不禁思考,美好的生活到底是人人平等的啃馒头呢?还是阶级分化严重的吃香喝辣呢?

时代

哦,对了,我想到了两个段子——

  • 有一个绑匪,绑架了一群人;没错,就只是一个绑匪,却绑架了一群人。这个时候,绑匪想要让这群人给自己交钱,绑匪想出了一个法子:第一个人只需要交一份,第二个需要交两份,第三个人需要交三份…依此类推。于是,大家争先恐后的抢着向绑匪交钱,还有不少人为了争取名次打了起来;连反抗都忘了。

  • 有一个国王,由于国家治理不周,不少活不下去的难民选择做了山贼,入室抢劫,偷蒙拐骗。国王出了一个法子:成立安保部门,用来对抗山贼,并为那些因铲除山贼牺牲的成员授予勋章,称之为荣耀。于是,每有一名安保成员牺牲,国王都会大肆宣传这些事迹,国民无不为之感动,国民无不痛恨山贼;连出现山贼的原因都忘了。

我们这一代,没有什么风波,没有什么斗争,没有什么变革,没有什么战争,更没有什么浪潮,只有错误的牺牲与正确的牺牲。

对于一个出生在1997年的青年人来说,这二十多年来发生的事情是愈加的单调乏味。有些事情看上去众人欢呼,凑近细看本是一种悲剧;而有些事情看上去众人唏嘘,凑近细看却是一种喜剧。在这悲喜交加中,来到了2022年,在这样的时代,我仍未找到可以让自己嗨起来的事情;大家都在为金钱和权力而奔波,我目前虽然缺钱,但是我不希望此生为金钱而努力,金钱本身毫无意义。

人生

人们都在选择可以使自己内心长久安宁的事情。可惜的是,人们总认为只有当下不安宁,才能换来日后长久的安宁;事实上,眼前的是否安宁与日后长久的是否安宁没有任何关联。

如果选择了正确的度过这一生,在我离世的时候,一定会死不瞑目的。

我爱上一个红发的女孩

她有着烈焰一般的瞳孔

人们说,她应该相夫教子,柴米油盐

她却提着猎枪,赶跑森林的饿狼

提着野鸡和兔子,挂在穷人的门房

人们说她是魔女,干着蛊惑人心的勾当

但村里孩子都知道

她告诉大家床下的怪物是大人吓唬他们的

我爱的女孩葬于圣诞节

她何时死去我并不知晓

她变成自由的飞鸟

去向我们不在的彼方

我手执极夜中的炬火

走进她离去的那个白桦林